?> 扬雄研究

抒情述志,易见可悦 扬雄独创“连珠”文体

2017-10-31 15:02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浏览:393

提及扬雄在文学上的另一重大贡献,那就是创造了一种后来被称为“连珠”的文体。扬雄年轻时曾身体力行地创作许多“劝百而讽一”的大赋,并认为封建统治者会从中吸取批评意见,然而,事实却相反。晚年,他意识到汉赋体制本身的弊端,在创作中就力图减少“劝”部分的笔墨,转而模仿韩非子的内外《储说》和其他“子书”中的一种篇幅简短却寓讽谏的语言形式,以抒情述志,从而创制出“连珠”这种文体。南朝沈约《注制旨连珠表》提到:“窃寻连珠之作,始自子云。”刘勰《文心雕龙·杂文》提到:“扬雄覃思文阁,业深综述,碎文琐语,肇为连珠。”

 

极富逻辑性的新文体

  那么,什么是“连珠”呢?沈约认为:“连珠者,盖谓辞句连续,互相发明,若珠之结排。其体展转,或二或三。”又有西晋傅玄云:“所谓连珠者,其文体辞丽而言约,不指说事情,必假喻以达其旨,而鉴者微悟,合于古诗讽兴之义,欲使历历如贯珠,易见而可悦,故谓之‘连珠’也。”
  沈约的观点指明连珠这种文体具有逻辑特性。所谓“辞句连续”,即点明命题之间的逻辑联系;“互相发明”,则指出从前提到结论是融合了多种推理形式的逻辑推理过程;“若珠之结排”,即指语言形式上相互关联的特色。傅玄则着重说明“连珠”的文体特征,即富丽的辞采、精练的语言、比喻的运用、讽兴的意义。同时,形象地给这种文体以连珠之名。

以民为本的思想内涵

  扬雄的“连珠”,已知的今存二则,其中一则还是残篇。王莽在摄政时期和以宫廷政变手段夺得汉政权以后,进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,基本符合扬雄“以民为本”的整治理想,所以写了两则“连珠”对王莽进行劝说和提出建议。
  一则为:“臣闻:明君取士,贵拔众之所遗;忠臣荐善,不废格之所排。是以岩穴无隐,而侧陋章显也。”这则“连珠”向王莽进言,要想做到国无遗隽,人尽其才,就要以不拘一格的原则来选择贤臣能士。
  一则为:“臣闻:天下有三乐,有三忧焉;阴阳和调,四时不忒,年丰物遂,无有夭折,灾害不生,兵戎不作,天下之乐也;圣明在上,禄不遗贤,罚不偏罪,君子小人,各处其位,众人之乐也;吏不苟暴,役赋不重,财力不伤,安土乐业,民之乐也。乱则反焉,故有三忧……”此则文字不全,但基本上符合“连珠”的文体形态特征。文中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中心论点,然后用三个分论点,即“天下之乐”“众人之乐”“民之乐”,围绕中心论点层层论证。文中的“三乐”,都是和民生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扬雄把这“三乐”看作是王莽新政权使人民安居乐业、生活安定的国治标准,认为官吏尽责守职,减轻人民徭役,才能达到“三乐”的目的,否则相反。
  扬雄“连珠”的文学价值就在于:它是一种言约意丰的富有文学色彩的、与赋同时存在却是对“赋丽以淫”的文风起矫正作用的新文体。它的出现对东汉抒情小赋的产生有较大影响,同时也是赋向骈文过渡的一种新文体。

语约义丰的散文大家

  就文学艺术而言,扬雄在散文方面也有一定的成就,在文学技巧上继承了先秦诸子的一些优点,语约义丰,对唐代古文家发生过积极影响,如韩愈“所敬者,司马迁、扬雄”(柳宗元《答韦珩示韩愈相推以文墨事书》)。
  扬雄散文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论说内容充实,条理细密,这在《谏不受单于朝书》一文中便能表现出来,此文也是扬雄的一篇优秀的外交政治文。纵观这篇谏书,扬雄以充实的内容及并不艰深的语言,条理细密地分析了不许单于入朝的利与弊,指陈形势,分析透辟,有理有据,犹如汉初之文章,具有很强的说服力。让哀帝看后,顿时醒悟,乃召还使者,而允许单于入朝。这篇谏书足见扬雄有着处理民族关系的政治上的远见卓识,对巩固汉王朝的安定边疆有一定积极意义。 (记者 韩雪菲)

 

扬雄研究 2018-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扬雄研究 邮编:611730

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/许可证编号:蜀ICP备19041944号